投稿
客户端

扫二维码下载APP

EOS权力之争 “温州帮”携40亿入局买买买

深链财经 · 04月20日 17:10
阅读 1036


4月18日,EOS引力区在温州路演现场


多年以来,“温州帮”以一个善于抓住机会的群体著称,在中国的股市与楼市中,留下了众多充斥着腥风血雨的传说。

现在,他们又闯入了一个充斥财富和机遇的新领域—— EOS超级节点竞选。

 

4月18日晚间,一张约20位商人聚餐的照片,在区块链相关的各个微信群流传,照片里的主体,是一个一直以来为大众熟知的群体——“温州帮”,他们加入了EOS超级节点的竞选。


这是一个全新的游戏。今年3月,EOS创始人BM(Daniel Larimer)公布由EOS持有者投票、选出21个EOS超级节点。

最新数据是,在这场涉及市值超过500亿元的EOS超级节点竞争中,全球有50多个团队宣布参与竞选EOS超级节点者,其中20个来自中国。


除了数字货币领域的先行者薛蛮子、暴走恭亲王、老猫、易理华,也有蚂蚁矿池、OK区块链资本这样的领域巨头,竞争颇为激烈。“温州帮”的加入,让这场远离大众的游戏显得接地气了一些。


目前,距离EOS主网上线还有1个多月,到了EOS超级节点争夺战的中期。依然有新的团队宣布加入竞选,EOS的价格每天都在攀升,风口表现的越来越劲。


抢占超级节点对大多数参选者来说,是占据未来区块链开发的主动权,以及可观的利益分红。


人们“削尖了脑袋”想往里挤,极力证明自己是EOS的“脑残粉”、“布道者”,以获得EOS持有者的理念认可,然后投票支持。虽然EOS至今是一个还什么都没有、连“架子”都没搭起来的公链。


买买买,“温州帮”携40亿入局


温州商人章胜茂最近沉浸在各种各样的饭局里,精神焕发。他正在发动一切能发动的力量,买EOS。


在EOS超级节点全球参选者名单中,EOSWenzhou是其中之一,章胜茂是其重要发起人。


在普遍把愿景说成为EOS生态助力、帮助增加长期收益的参选者中,EOSWenzhou“沟通世界百万温商资源”的愿景显得有点突兀。

章胜茂是没有赶上互联网发展窗口期的创业者,EOSWenzhou团队十个人全部是温州实体经济从业者。温州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实体经济发展中一直是浙江省领跑者,但实体经济整体面临发展困境。


他们时常在温州聚会,感慨实体经济没落、而又在上一个互联网狂潮中落伍。


“我们始终是非常失落的。”章胜茂说。


与其他的各自代表的技术派和经验派的EOS超级节点竞选者不同,章胜茂和他背后的温州商人团队在一个多月前还不知道“超级节点”。


聚在一起时,他们聊实体经济怎么才能突围,也聊当下资本角逐的热门币。


“饭局上谁说哪个币好,我们就买。”章胜茂说。去年11月,他就在饭局中朋友的推荐下买了几十万个EOS。


但EOS究竟怎么好了,章胜茂坦言,“还不是特别懂。”


今年3月初,币圈知名人士“老猫”对外宣布要竞选EOS超级节点,随后一批中国人宣布加入竞选。


消息在温州商人的聚会时传开,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超级节点”很厉害,这个“风口”要抢了。


“我们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感觉如果这次抢上了,也许会是实体经济困境中的突破口。比如我们理解的,在它上面可以免费进行程序开发,将来有一天实现了,我们就把它和实体经济连接起来,占领这个资源我们就走在了全国的前面,这绝对是个机会啊。”章胜茂说的有点兴奋。


群体热情也越来越高涨,想象的未来越来越光明。


于是,由早期参与过炒币和投资过矿池、交易所的温州商人起头组队,他们进行了一场“什么是超级节点”的突击学习。但太多的专业名词他们至今还没有完全消化。


参与竞选的网页是通宵做出来的,10名核心团队人员和参选材料编撰、注册公众号、提交竞选资格申请,全部在一周内完成。

一周后,申请通过,对参选者的6个标准里,他们做到了前面5个。只有第6个“列出用于社区测试网参与的电报和测试网节点名称”没有达到要求。



“但还是很兴奋,给了我们‘边缘’群体一个机会嘛。”章胜茂说。他们团队的平均年龄超过40岁,在所有参选者中属于比较偏大的,乐意被称作“追风老男孩”。


此后,团队马不停蹄转向下一个重心,增加自己的选票。而方法简单直接:买币!


因为跟主流币圈的关系比较远,温州团队直接放弃路演,决定靠自己“真金白银”投入。核心团队尽自己能力买EOS,除此之外,还发动了亲戚朋友一起买。


他们的饭局更多起来了。起初团队成员跟各自做生意的亲戚朋友讲解,“我们现在要干这么一件事,这是站在世界前沿的啊,是对温州未来发展有好处的事,它未来可能服务于咱们实体经济……”


大多数人埋头做生意,没接触过数字货币,听完根本摸不着头脑,但模糊知道,这是对温州有好处的事。


于是,“买!”


一次饭局上,一个团队核心成员讲完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的事,几个温州做实体经济的商人当场买了两亿元的币。


“温州帮”有抱团的特点,事情传出去后,来自全国各地的温州商人电话打给团队核心成员,不用讲太多话,直接表示“支持!”


如今,保守估计,“温州帮”已经拥有7000多万个EOS。截至4月20日上午11点,按照EOS每枚约63元人民币的价格计算,这些EOS总市值44亿元。


“我们不靠外面,就靠300多万遍布全球各地的温州商人。”章胜茂说。


4月18日,宣布EOS超级节点竞选的EOS引力区、EOSREAL去温州路演。EOS引力区肖铧东感到这个地方有点奇特,“以前都是我给别人种植信仰,来了温州发现被他们种植了信仰。”


章胜茂很开心,路演完EOSWenzhou团队请引力区团队吃宵夜,有了开头那张流传甚广的聚餐照片。


狂热的竞选氛围还在继续,币圈分析人士透露,热潮过去,EOS不可能一直涨。最重要的是,维护一个超级节点是把双刃剑,劳心劳力,很不简单。


温州商人团队想过竞选失败,但沉迷于买币的他们还来不及多想风险性的问题。


“现在不考虑别的,一定要去做,错过了互联网,不能错过区块链这个‘风口’。如果失败也没关系,至少通过这次参选可以让温州人知道区块链、EOS,也让外界知道温州还在紧跟时代潮流。”章胜茂说。


大佬们的参与的“真人秀”


这场疯狂,源自一个多月前,EOS创始人BM做出了一个决定:


将EOS节点数定为21个,而谁来做EOS超级节点,则通过全球EOS持有者投票产生。这是一个全新的游戏规则。

EOS是一个对标以太坊的区块链底层平台,于2017年7月发行,创始人被称为BM,因为此前设计的区块链项目,在全球拥有一众粉丝。


据官方消息,EOS主网将于今年6月1日上线。在此之前,全球想要成为超级节点的人可以自由竞争。


一个引发人们追捧的新机制是,EOS采用的是DPOS共识机制。这是一个相对于BTC和ETH的POW共识,更加快速高效的机制,每秒能处理百万交易数。


区块链去中心化是人们始终在纠结的问题。


如果按照完全去中心化共识机制,未来在区块链应用领域,它可能因为节点太多、分散而导致效率低下。EOS将交易节点数量减少,效率就可以提高,但也意味着趋向中心化。


取舍之间始终在争论和拉锯。EOS开发团队最终将节点数减少到21个超级节点,以及100个备选节点。


眼下,人们忙着抢占EOS超级节点,顾不上细究这种趋于中心化的共识机制。


这波抢占EOS超级节点的热潮来的猝不及防,很多后来参与的中国竞选者表示,仓促应战。


这背后的逻辑是,一旦有出现风口的苗头,赶紧跟上——这也是一种害怕跟不上时代的焦虑。


在数字货币、区块链全球狂欢的这几年里,有人评价中国绝对是“宇宙中心”。全球排名前五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中国占3席;绝大多数矿工在中国挖矿,矿池份额占据全球90%以上。


一有看似有“火”起来潜质的事情,在中国就能引起一个新的“风口”,在其中,有钱人和梦想发财的人追逐的不是眼下的利益,而是抢占发展机遇的先机,并且相信未来会带来更多的利益。


“风口”可能几个月就换一轮,金钱在里面用“烧”来形容投入的速度和普通人难以想象的数量。


眼下,抢占EOS超级节点就是最火热的风口。


3月9日,币圈知名人士“老猫”首个在国内宣布加入EOS超级节点。


3月25日,暴走恭亲王宣布成立EOS.CYBEX社区,加入EOS超级节点竞选;


3月26日,ONO创始人徐可讲述了自己少年创业的心路历程,然后宣布加入逐鹿EOS超级节点的行列;


4月7日,薛蛮子发微博说看好EOS,也开始支持EOS联盟参与全球节点的竞争;


4月11日,比特大陆旗下的AntPool蚂蚁矿池在官方网站发布公告,正式参与竞选EOS超级节点。


4月12日,区块链投资人易理华宣布牵头成立“EOS生态区”(EOSeco),加入EOS超级节点竞选;


同一天,吴郎宣布EOSUnion面向全球EOS社区展示竞选理念、核心团队及资深顾问团队阵容。


最新宣布加入竞选的是OK区块链资本,来自国内最早的交易所OKCoin。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全球50多个团队宣布竞选,中国有20个团队发起了竞争。


3000万年薪的“竞聘”


是什么让这些被视为币圈大佬的人纷纷走到前台,进行路演、宣传、拉票,俨然像娱乐圈的选秀节目?人们追逐抢占EOS超级热点,是在追逐什么?


一位底层参与者表示,是它未来可能免费对外开放程序开发、应用的可能性,这被称为时下大家寄期望最高的区块链3.0的潜在实现者。


但这在EOS主网上线之前,一切都只是设想。


“现在还没有一个基于它出现的小程序应用,它还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空架子。”一位参与者说。


即便如此,拥泵者的热情还在加码。


“看好EOS的团队和项目,相信创始人BM。”EOS生态区负责人谢朝晔说。


“我们这个团队其实是EOS的脑残粉。”谢朝晔介绍他们的竞选团队,成员陆雪游有非常早期参与了bts和steemit项目的投资;开发工程师邱绍锡,他是Bitshares、EOS社区早期参与者,对石墨烯框架有深入研究,他也是一直在持续在跟进BM的新项目EOS。


而更多的入局者,看重的其实是背后的巨大利益。


EOS在白皮书中写到,将每年增发1%(原先5%,后来调整为1%)分给这些超级节点。在当前的基础上增发后,EOS总量将达到10亿个,每年增发1%相当于1000万个,平均每个主节点每年能分配到47.6万个EOS。


按照4月20日上午约63元每枚的价格,一个超级节点一年约可以分到约3000万元人民币。


这还只是第一年的分红,未来如果EOS的价格增长,这笔分红将会越来越多。


这是一块非常巨大的利润蛋糕。但一些竞争超级节点的人看重的不是这点收益,更多的是其背后的影响力。


如果EOS未来成为了区块链操作系统级别的存在,这些掌控着超级节点的人,将会拥有更大的话语权,有权力则肯定不会缺少金钱利益。


如今,EOS生态区在全球参选者中的评分为6分,全部符合EOS超级节点竞选要求,但相同分数的有近30家。


全力准备竞选,路演、办线下交流活动,他们希望能从激烈的竞争角逐中多一丝胜算,是目前竞选者共同选择的一条路。


“我自己都战战兢兢”


梓岑对BM的超级节点游戏已经很熟悉,他此前已经是另一个项目的超级节点,这次他又加入了,参选的代号是HelloEOS。

4月19日,在跟另外一个竞选者EOS引力区肖铧东的直播对谈中,他分享成为超级节点的经验。


“肯定有成就感,我的ID往那一方,别人就知道这是梓岑。EOS超级节点,那是很有荣誉感的事。但是万一跌了,大家都会骂我,那会很痛苦。”他说。


面对眼下的EOS超级节点的竞选热潮,他的表情有点凝重,中国表现出了过度热情。


“现在什么都没有,‘架子’都没有,有的只是热度。”他说。因为是行业的深度参与者,他还被同行成为“布道者”。


在追随BM的同时,梓岑也看到了风险。


比如,不明状况的持票者还可能因为“不良动机”的人的“忽悠”,一起投向一个错误的方向。


或者规则可以随时更改。根据以往的经验,EOS现在制定的投票和发展规则,到了6月1日上线后完全可以修改。


“股东可以改变一切,持币人什么都可以改。创始人设置的参数,持币人觉得对的,改掉就行了。”这导致未来EOS超级节点的变数还会很大。


一位区块链领域的投资者和创业者曾表达过对EOS 的担忧:“规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某个人或某些人可以随时更改规则,这就是价值观出现了问题。”


“技术上的问题都不算问题,规则才是根本。”他说,其更好看以太坊。


当被问到参选者需要具备什么最关键的素质时,梓岑说:“韧性足。”


他此前参与的一个项目经历了三四年的探索,很多人中途离开。


“这个想法透露出一个短视价值观,节点竞选一定是一场马拉松,追涨杀跌我不行,我们就是一直跑下去,正确的价值观一定是为整个EOS生态去考虑,而不只是中文区持币人,有些竞选者不可能有耐性和韧劲陪着我们一起跑。”


他坦言,EOS未来一定会遇到危机,不会一直涨。作为参选者,“我自己都战战兢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文章来源:

     收藏

登录 | 注册  后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金牛财经APP
最新资讯
快速掌握
项目评测
免当韭菜
深度问题
预测发展
发现
区块链无限可能
尽在金牛财经APP
金牛财经APP
扫码下载推送和解读
最深度的行业资讯
金牛财经公众号
扫码关注推送和解读
最深度的行业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