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客户端

扫二维码下载APP

人物 | 寻找中本聪

猫眼 · 04月19日 16:41
阅读 1036

本文原作者币圈谣言粉碎(ID:bqyyfsj)-猫眼



本文是最全的中本聪之谜解密,多维度细数中本聪的成长与朋友,创建比特币前和后的故事,共2万多字,阅读需要20-30分钟。


这是近十年来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谜团,比特币协议这个大数据时代的价值网络,影响了多少人的信仰,而它的创始人,中本聪,却从未出现过。


这是一个无政府主义密码朋克的乌托邦世界,自由主义思想的大胆冒险,中本聪留下仿佛是上帝创造的完美的技术组合,最终自己却为创造而赎罪,留下全世界极客及投机者长达数年的狂欢。


这是一个离中本聪最近的视角记录真实故事,通过电影般错综复杂的情节,来解读这个世界之谜。


——猫眼《寻找中本聪》



中本聪是谁是一个困扰了全世界近十年的谜。


在比特币首次亮相之前,世界上没有任何叫这个名字的编码器记录,也没有任何一个货币可以跨越国界和权威。


2008年,一篇叫《比特币: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出现在一群密码爱好者的邮件列表,作者是Satoshi Nakamoto中本聪。


它详细地介绍了使用点对点网络来创造可以不需要依赖信任的电子交易系统。不到三个月后,这篇论文里谈的概要变成了现实。


在2010年年中前,中本聪一直与其他开发者合作开发比特币协议。他用英语完美地撰写了数百篇文章。


虽然他邀请了其他软件开发人员帮助他改进代码,并与他们通信,但他从未透露过个人信息。


在此期间,他将比特币源代码库的控制权转交给了比特币开发社区里另一个活跃成员Gavin Andresen,就销声匿迹。


中本聪用的是一个无法追踪的电子邮件地址和网站。


多年来记者们一直在寻找中本聪。他的身份是互联网最伟大的奥秘之一,也是调查性报道记者一直在寻求的。作家们无法挖掘到证据,只是增长自己的烦恼。


所以中本聪到底是谁?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中本聪一直都是一个谜。


突 袭  


Davis是一个纽约的约书人,但对他来说,找到中本聪似乎是痛苦又不可能的事。他在2011年10月写道:“Nakamoto是一个密码。”他仔细检查了中本聪的写作风格,得出了中本聪习惯使用英式拼写的习惯,并喜欢使用“bloody血腥”这个词。然后,他认为23岁的都柏林三一学院研究生Michael Clear是中本聪,但被Clear否认了,后来Clear一直专注于他的学业中。


接着《新闻周刊》上,Leah McGrath Goodman撰写了一篇文章,文章称Satoshi是一位叫Dorian Nakamoto的数学天才,Dorian 住在加州的Temple City郊区。当Goodman的文章刊登在杂志的封面上时,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蜂拥而至,挤在Dorian的家门口。但很快发现Dorian的兴趣不是寻找替代货币的代币,而是模型火车。而且还不知道如何拼写 “bitcoin” 。很快,就有真正的中本聪通过原始电子邮件地址访问了他曾经常出没的论坛之一,称:“我不是Dorian Nakamoto。” 


还有一些评论家,包括《纽约时报》的Nathaniel Popper,认为一位名为Nick Szabo的很酷的加密货币坚实粉丝,Bit Gold创始人,是比特币的发明者,但被Nick再三否认。


《福布斯》认为Hal Finney是中本聪,在区块链上可以看到他是世界上第一个收到中本聪发送比特币的人。Hal是一位加州本地人,是一位专业密码学家,他参与了非常重要的比特币的开发。他在2009年被诊断出患有运动神经元疾病——渐冻症,并在2014年去世。


看来“中本聪是谁?”这个神秘而神圣的话题遥不可及。


“在比特币社区中的许多人尊重比特币创造者对隐私的明确要求,不希望看到这位精神领袖的身份被揭穿,”Popper在《纽约时报》中写道。“但即使在这样说的人当中,也很少有人能够放弃寻找创始人留下的线索。”


我们故事的起点,是传记作家Andrew O’Hagan收到了一位名叫Jimmy Nguyen的洛杉矶律师的电子邮件,这位律师来自Davis Wright Tremaine公司(这是一家为娱乐、科技、广告、体育和其他行业的公司提供一站式服务的公司)。


Nguyen告诉他,他们正在寻求传记作家撰写Satoshi Nakamoto的生活。这名律师写道:“我的客户化名中本聪,他是比特币协议的创造者。” 公众将对这个故事非常感兴趣,一旦Satoshi的真实身份被揭示出来,这本书将产生重大的宣传效果和被众多媒体报道。”


没想到,在传记完成前,我们的“中本聪”就“被”出现在全世界面前,在2015年12月9日,星期三。


12月9日,阴天,下午1点30分,警察突击搜查了悉尼北岸郊区戈登的一所房子。一些联邦特工持有根据澳大利亚“1914年犯罪法”发布的搜查令,正在寻找一名名叫Craig Steven Wright的男子。这名男子与妻子Ramona一起住在圣约翰大街43号。


Craig Steven Wright是名计算机科学家和商人,领导一家与加密货币和在线安全相关的公司。他的这家公司W&K,是与IT安全专家Dave Kleiman一起成立的加密货币公司,主要用在挖矿上。这家公司上了澳大利亚税务局(“ATO”)的调查名单,被怀疑是税务有问题。


当一组警察冲进他家扫荡他的厨房橱柜和车库时,另一组警察进入了他位于北莱德德里路32号的公司总部。他们正在寻找硬盘和计算机上的资料的“原件或副本”; 他们想要银行对账单、手机记录、研究论文和照片。这份搜查令列出的数十家公司的文件和32个人都待审查,其中一些人有不同的名称或代称。其中,名字“Satoshi Nakamoto”出现在名单中的第六位,这是大家所熟悉的“中本聪”。



 Craig Steven Wright在牛津马戏团办公室


有些邻居说Wright有点疏离。他妻子很友善,但他很奇怪 。一个邻居说他是“冷肩 Craig”:Wright的整个房间似乎放满了发电机,里面有一堆他称之为“玩具”的电脑,但真正花了很多钱的计算机在将近九千英外的巴拿马。


在警方突袭前一天,他就把电脑拿走了,因为当时一名记者造访了他家,让Wright很警觉。因此,他立即把家搬到悉尼美利通世界大厦的豪华公寓。


他妻子Ramona并不太愿意告诉她的家人发生了什么事。记者们嗅到了一个奇怪的味道- 这个故事太复杂了,她不能解释 - 所以她只是告诉每个人:戈登房子太潮湿了,只能搬出去。


无论如何,他们很快就会移居英国。


12月9日,搬家后在新公寓的第一晚之后,也就在被警察突袭前,Wright醒来时发现一夜之间网上出现了两篇文章。一篇在科技网站Gizmodo上,另一篇在科技杂志Wired,都揭示他化名Satoshi Nakamoto(中本聪),那个在2008年发表一篇描述《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的白皮书 - 后来发展为比特币的发明人。


看完这两篇文章,Wright知道他的旧生活结束了。


Gizmodo和Wired的文章中讲的中本聪的故事让全澳大利亚媒体陷入疯狂,都纷纷把聚光灯对向“中本聪”Wright;而警察的关顾突袭却与中本聪事件关系不大,他们是怀疑Wright的W&K公司的税务有问题,而前来搜查。但不清楚为什么警察和媒体的文章会在同一天出现在他家,这也是引发后面Wright和他的家人从澳大利亚逃往英国等一系列后续故事的开端。


同一天下午五点左右,一位接待员从Wright公寓大楼的大厅打来电话,说警察已经到了。Ramona看向Wright,他们商量着要赶在警察前逃离澳大利亚,去往英国。 Wright看着窗前的一张桌子:上面有两台大型笔记本电脑 - 每台重达几千克,带有64千兆字节的RAM -他拿了尚未完全加密的那台。他还拿了Ramona的手机,这也没有加密,然后走向大门。他们住在63楼。他想到警察可能会在电梯里出现,于是他下楼去了第61层,那里有办公室和游泳池。


Ramona不久之后离开了公寓。她直奔地下停车场,发现警察没有在出口守着。她跳进了她的车,在恐慌中撞向了出口的障碍物。但她并没有停下来,很快就行驶在前往悉尼北部的高速公路上。她只是去她熟悉并且有时间思考的地方。没有了手机,她感到很没安全感,于是决定开车去找朋友,并借用他的手机。


与此同时,Wright仍然站在游泳池旁,怀里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他听到有人走上楼梯,并且沿着走廊快速行进。一群青少年站在泳池旁边,但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他悄悄走到厕所最远的隔间,故意将门打开,并躲在里面。警察进来问年轻人有没有见过他,听到年轻人说没有,警察就走了。


Wright在隔间呆了几分钟,然后出去用他的公寓钥匙卡藏在服务楼梯间。后来,Ramona用她朋友的手机打来了一个电话。她对他还在公寓楼里感到吃惊,并告诫他马上离开。他走下六十层楼梯到地下室的停车场,用车钥匙打开车门,并抬起备用车轮,将他的笔记本电脑放入车轮腔内 。他驾车开往海港大桥,却在车水马龙中迷路了。 



Craig Steven Wright在2016年


Ramona一边开车,一边给在悉尼机场的Stefan发短信。Stefan告诉她Wright必须离开这个国家,她对此没有争辩。她打电话给飞行中心,询问有哪些航班可以离开。“去哪里?” 售票员问道。


“任何地方。”Ramona说。在十分钟内,她已帮她丈夫预订好了飞往奥克兰的航班。


他们在机场停车场遇见了Wright。Ramona从未见过他如此担心。


“当时我很震惊,”Wright后来说。“我不希望我在媒体上被嘲笑,然后被警方追捕。通常情况下,我有所准备就会好很多。”


 当Ramona给他那张到奥克兰的单程票时,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Wright说新西兰太近了,而且不知道怎么处理资金。Ramona去一台ATM机取钱,给了他600美元。他从机场商店买了一个黄色的包,用来存放他的电脑。


排在出境的队伍中,他对自己的电脑感到紧张。当时他已经被标记为失踪了,于是被安全人员带到一间面试室。突然有一名印度男子开始发疯,由于刚刚发生过巴黎爆炸事件,所有的安全人员都很警惕,都跑去处理这种情况,并让Wright离开。


Wright简直无法相信他的好运气。他低下头,在休息室里匆匆走过。


回到Wright的办公室,警方采访在采访他的同事:“Wright还在吗?”


他的同事说:“他刚刚搭上了去新西兰的航班。”


Wright很快就在30000英尺以上经过了塔斯曼海。他对自己这段经历令人惊讶的顺利感到侥幸。


到了奥克兰机场,Wright把手机开启了飞行模式后,用新帐户连接机场WiFi与Stefan进行Skype。他们讨论了如何让他去马尼拉。那天晚上在奥克兰举行了一场大型的摇滚音乐会,所有的酒店都住满了,但他设法在希尔顿找到了一个小房间,并用现金预订了两晚。他知道如何从自动取款机获得更多的现金,而不被限额所限制,所以他在酒店附近连续找了几台ATM机提取5000美元。


第二天早上他去了皇后街的Billabong店买衣服。他通常会穿西装和领带,他喜欢穿着得体的极客 - 但这次他买了一件T恤、一条牛仔裤和一些袜子。回酒店的路上,他买了一堆SIM卡,好让他的电话不被监控。回到希尔顿时,Stefan与他Skype,并让他去机场取一张去马尼拉的机票。他的照片和“中本聪”跑路的故事都被登在了报纸上。


在新闻界出现Wright的名字后的几小时内,就有匿名信息威胁要揭示他的“真实历史”。有人说他设立了婚外情网站Ashley Madison,还有一些人说曾经在同性恋连接应用程序Grindr上看到过他。


在他停留在香港的六个小时期间,他删除了他的电子邮件账户和社交媒体档案。当他到达马尼拉机场后,Stefan接他去自己的公寓。他们在周六剩下的时间里删除他剩余的社交媒体资料。他们想让Wright以及中本聪的所有信息离开这个世界。 


“ 中 本 聪 ” 的 商 业 化


科技正在不断改变那些并不真正了解它的人们的生活 - 我们驾驶我们的汽车,但对汽车内部是怎么运转的毫无所知 - 但是偶尔会有一段故事会突破这个边界。


与汽车一样,我们知道比特币,但大多数人以前都没听说过中本聪或区块链- 比特币的基础发明,无需任何中央权威机构验证交易 - 或者它是计算机科学中最重要的东西,以及银行正在紧抓区块链作为未来“价值网络”的基础。更不知道“中本聪”曾经有过被商业化的故事,也许是被迫,也许有谎言,但“中本聪”被商业化真实存在过。


那是因为,中本聪——这个神话般的计算机科学家的故事,把我们置身于一个无法命名的谜团中。


而纪录片是一种时尚的东西,我们用记录的方式窥探中本聪的真实故事,探索他在各个重要节点作出选择的原因,这将突破我们对他理解的边界。


在Craig Wright的房子和办公室被警方突袭时后提供帮助的“Stefan”是Wright认识了10年的IT专家Stefan Matthews,因为他们都曾为在线赌博网站Centrebet工作。在那些日子里,大约在2007年,Wright经常被这些公司聘请为安全分析师,通过使用他作为计算机科学家的技能(以及他作为黑客的经历),以使欺诈者更难实施诈骗。


Wright是一个古怪的人,Stefan Matthews记得,但知道他是一个可靠的自由职业者。Stefan说,Wright在2008年给了他一份由中本聪所写的文件,但Stefan当时很忙一直没有阅读。他说Wright总是试图让他对这个名为比特币的新事物感兴趣。他试图卖给他5万美元的比特币,但Stefan对此并不感兴趣,因为Wright和比特币整个事情都有点奇怪。然而几年之后,Stefan意识到Wright所展示的文件实际上是中本聪那著名的白皮书原稿。


去年,当Wright陷入财务困境时,他几次向Stefan求助。那时Stefan已经与一家名为nTrust的加拿大货币转移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Robert MacGregor很要好。Stefan鼓励MacGregor来澳大利亚,来评估是否有机会投资Wright。Wright创办了一些企业,有些陷入了困境中,尤其是与ATO的纠纷,这便是警方突袭Wright家的原因。


Stefan认为,自2011年Satoshi失踪以来,Wright一直在研究他作为Satoshi发明的区块链技术的新应用。Wright和他的同事准备了数十项专利,每项发明都期待以特定的方式重新颠覆金融、社会、法律或医疗服务,并扩大构成区块链的“分布式公共账本”的基本理念。虽然按照极客标准来看,这也是一种乌托邦式的思维。但在当前计算机科学和银行业,这是一个热门话题,数百万美元都投入了这个行业。


因此,Stefan建议投资Wright。


在最初的怀疑之后,尽管略看不惯Wright的行为习惯,但MacGregor被说服了,并于2015年6月29日与Wright签署投资协议。MacGregor表示,他确信Wright是传奇且失踪的比特币之父。后来在起草这笔交易的协议时,他坚持主张中本聪的“人生权利”作为协议的一部分。Wright的公司债务很深,这笔交易似乎是根救命稻草,所以他似乎没有考虑他即将被要求做的事情,而同意了所有的一切。


MacGregor的公司投资了1500万美元。“没错。” Stefan在2016年2月说,“当我们签署这笔投资协议时,Wright的律师获得了150万美元。但我的主要工作是与新律师建立联系……并将Wright的知识产权转让给nCrypt公司 - nTrust的新成立的子公司。”


这笔交易包括以下几个部分:清除所有阻碍Wright公司业务恢复的未偿还债务,并与新律师合作,就转让任何非公司知识产权达成协议,并与律师一起合法获得Wright的“中本聪”故事权。


“从那时起,‘Satoshi故事’将成为交易的一部分。这是商业化计划的基石。” Stefan说。


nCrypt背后的人都清楚这个计划。他们把Wright带到伦敦,并为他设立一个研究和发展中心,大约有三十名工作人员在他下面工作。他们将完成他的发明和专利申请工作 ,而且所有创作将作为中本聪的作品出售,而作为该项目的一部分,中本聪的面具将被摘下,谜团将被打开。


知识产权打包后,Stefan和MacGregor计划出售的知识产权高达10亿美元。MacGregor后来说,他正在和谷歌,优步以及一些瑞士银行谈判。



从左上角顺时针方向:Hal Finney,Gavin Andresen,Robert MacGregor,Stefan Matthews


2015年12月17日,传记作家Andrew O’Hagan与Wright他们在克拉里奇的私人房间里见面了,这便是我们故事的起点,Wright为了解除公司的财务困境,被MacGregor投资后做的“中本聪”商业化的尝试:找传记作家写中本聪的传记和轶事。


那天,在克拉里奇房子的屋顶上,起重机被加上了童话般的灯光。Wright妻子Ramona进来看起来很累很厌倦。有时候,特别是疲惫的时候,她会憎恨这些投资人对他们的控制,特别是“商业化中本聪”。


“我们卖掉了我们的灵魂,”她在安静的时刻说。


MacGregor说,他将在晚上准备第二天Wright签署的文书。这实际上是Wright公司与nCrypt的知识产权的最终协议。MacGregor对这项拥有“世界历史性”意义的工作充满信心,它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他经常将区块链描述为互联网以来最伟大的发明。他说,互联网为信息传递做了多少贡献,区块链就会为价值传递做多少贡献。


MacGregor看着手表,梳理了袖口。“我认为这是历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就像能够及时回去看比尔盖茨在车库里造就微软一样。” 他看向Wright。“你看外面的世界,有些人看准了比特币,而有些人却误解了比特币的可能性。但你比别人领先了很多步,你已经看到了下一步和下下步的发展方向。“


“没有比特币,这一切变革都不会奏效。”Wright说,“但是这只是一个轮子,而我想造一辆汽车。”


Ramona显得很沮丧。她担心她的丈夫作为自称发明比特币的人可能要为那些曾经将比特币用于恶意目的的人的行为承担责任。


“他没有发行货币。” MacGregor向她确认,“这只是技术 ,这不是金钱。”


Ramona仍然很焦虑。“我们在谈论法律风险……我给你的答案是合法的。”MacGregor说,“我敢赌上我的全部事业说比特币的创造在法律上绝对没问题,是不可能被起诉的。”


直到最后,Wright还担心自己作为一名年轻的计算机取证工作者所做的事情与中本聪的神秘形象相差甚远。他在很多方面都与我们想象的差距很大,而且对自己“中本聪”的身份很焦虑。好的一点是,在克拉里奇的会议室里,我们能看到他能够突破过去与自我。


“这种焦虑是因为你现在正在做很重要的事。我不完美,我也永远不会完美……因为中本聪是谁是大家都疯狂关心的话题,所有人都在讨论和关注我。”


忍 术  


在Wright成为“中本聪”的成长过程中,他被日本文化、父亲、祖父和空手道老师所影响。包括中本聪这个名字的起源。


Wright的父亲,Frederick Page Wright是越南的前锋,为澳大利亚军队的第8营服务。


“他失去了他所有的朋友。”赖特告诉我,“他们每一个人。” 


不久之后他一边喝酒一边对Wright的母亲家庭暴力,最终Wright母亲离开了他。Wright三月份去布里斯班去见他母亲时,她告诉儿子他父亲对她的愤怒是因为他把他所有军队支票都寄给了她,但在他不在的时候她花光了他的钱。他还在梦想着从未实现过的足球生涯。


“你佩服他吗?”


“他从不喜欢我。我不够好。我从三四岁开始下象棋,如果我走错了一步,他就会打败我。我们从一开始就发生了冲突。”


还有两个人对他影响很深。首先是他的祖父Ronald Lyman,获得了马可尼无线在澳大利亚授予的第一学位,并在军队中担任信号官,后来还成为澳大利亚安全部门的间谍。Wright最喜欢的地方是他祖父的地下室,早期计算学的天堂。


“我们会坐在那里看看这些对数表的书,”他告诉我,“我喜欢这样做。” 


Lyman上尉有一台旧终端和一台Hayes 80-103A调制解调器,他们曾经连接到墨尔本大学的网络。


“我发现了这个黑客社区。”Wright说,“我研究了如何与他们互动。我开始制作游戏和黑入其他人的游戏。最后,我帮助一些公司防止黑客攻击。”


他的母亲说他有时在学校很受关注。她说,“我把他送到了帕多瓦学院- 布里斯班的一所私立天主教学院,他在那里很引人注目。我的意思是,他是特立独行的。他曾经穿成日本文化里的样子,并且对日本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他有武士刀。“


“作为一个少年?”


“穿着武士服,穿着古怪的木屐和全套,发出很多噪音。他的姐妹们会抱怨他令他们尴尬:“我们在公园里,那里有很多朋友,而他却正在用蹼脚行走。”他在80年代曾经有这样一群书呆子朋友:他们会几个小时来玩角铁眼镜和玩龙与地下城。


他有一位名叫Mas的空手道老师,他很快就从空手道练到柔道,再到忍术。Wright一遍又一遍地掰开指关节,这个会让他“变得更强壮”,因为“痛苦造就了一个更强大的我”。武术最吸引他的是纪律。学习忍者涉及18个学科,包括bōjutsu(战术),hensōjutsu(伪装和模仿),intonjutsu(逃避和隐藏)和shinobi-iri(隐身和渗透)。上完课程后他走回家,都会感觉自己变得更强壮了。

当他18岁时,Wright加入了空军。“他们把我锁在地堡里。”他告诉我说,“我曾经制作过一个轰炸系统,智能炸弹。我们需要快速写出代码,我做到了。”当他二十多岁时,背部出现黑色素瘤。他的母亲说:“这是他从空军后的事情,当他恢复过来后,他就要上大学了。” 他去了昆士兰大学学习计算机系统工程。在接下来的25年中,他进行了数字取证、核物理、神学、管理、网络安全、国际商业法和统计学等学位的学习。


Wright说,他从来没有想到中本聪的神话会积聚这种力量。


“我们都习惯于使用假名。”他告诉我,“这是cypherpunk(密码朋克)的方式。现在人们希望中本聪能像救世主耶稣一样从山上下来。我并没有那么完美,我们并不是故意设计成一个神话。


“比特币粉丝喜欢中本聪,是因为他创造了完美的东西然后消失了。他们不希望中本聪有错误或矛盾,自吹自擂或脾气暴躁,他们并不想让他成为45岁的澳大利亚人Wright。”


Wright的空手道老师在他生活中的地位不低。自由的含义不仅可以存在于武术中代表捍卫自己的能力,更是可以让自己成为自己的能力。


Wright说,Mas教会了他很多东方哲学,并给了他成为自己的方法。有一天,Mas告诉他关于中本富本的故事。“他是个日本的商人和哲学家,我翻译了他从十七世纪四十年代的材料。”Wright说。


传记作家Andrew O’Hagan在与Wright在伦敦喝茶时,看到一本书名为《德川日本的美德远景》,问他:


“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Nakamoto是来自于这本书吗?18世纪的批评家会粉刺那个时代的所有信仰,呼吁推倒重来的颠覆性,Nakamoto与这点相关吗?”


‘“是。”


“那么‘聪’呢?”


“这意味着‘灰烬’。”他说,“中本哲学是中庸的平衡。而我们目前的世界和系统需要重新颠覆。这就是加密货币的影响力 - 它是凤凰涅槃……”


“所以’聪’是凤凰的灰......”


“是。Ash也是《神奇宝贝》主人公的名字,叫’皮卡丘’。”Wright笑了,“在日本,Ash的名字是Satoshi。”他说。


“所以这么说,你把比特币之父以’皮卡丘’的名字来命名?”


“是的,”他说,“这个设计会惹恼不少人。’ 这句话他经常说,好像惹恼人是一件艺术一样。


在获得第一个学位后,Wright在众多公司中成为了IT。他成为了初创公司和安全公司中的知名“先锋人物”:他总能解决问题,而且总回来解决更多。


“当我把Wright介绍给同事和朋友时。”曾与Wright一起工作,现在在澳大利亚西太平洋银行担任高级职位的Rob Jenkins说,“我一直认为他是我们认识的人里最厉害的人。我与很多聪明人一起工作,但相比之下Wright有追求知识的强烈愿望。他有激情。而比特币只是他谈论的那些事件中的一个。”


“可以简单画一下吗:比特币诞生前的那些年,发生过什么事对后来诞生比特币产生影响?我想知道所有的推动因素,以及以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所有的尝试。“


“早在1997年就有Tim May的BlackNet ......May是一位无政府主义加密学家,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一直在激励cypherpunk社区运作BlackNet。” 他在1988 年的Crypto-Anarchist Manifesto中写道:“计算机技术正在为个人和团体提供完全匿名的方式进行交流和互动的能力。” BlackNet的运作方式类似于维基解密的先驱,征集秘密信息并且用不可追踪的数字货币支付。


“我们都有自恋症。”Wright想进一步思考May的BlackNet。


在早期,他还热衷于Hashcash和B-money。Hashcash本质是一种“工作量证明”的算法,一组计算机中,每组执行一项可立即验证的小任务,“这对于比特币的建设是完全必要的。”


B-Money是由一个叫Wei Dai的人发明的。在创建B-Money时, Wei写了一篇论文,假设“存在一个难以追踪的网络,发送者和接收者只能通过数字假名(公钥)识别,而每条消息都由发送者签名并加密发至接收者。正如John Lanchester在LRB中描述的那样,公钥能匹配到'提供访问该地址的私钥'。密钥实际上只是一串数字:公钥代表对给定地址的所有权; 而私钥只能由该地址的所有者使用。 Wei继续提出了一种交换和转移货币的制度。他写道,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将解决方案广播其他地址来创造财富。该系统有激励机制和保持用户诚信的方法”。


“我很钦佩B-Money。”Wright说,“他确实给了我很多灵感,包括比特币第一版中部分的加密代码。” Wright很信任这些早期开发者。


“Wei对我非常有帮助,”他继续说道,“这个模式很有效,但不太优雅。”


“Wei说的?”


“不是。有些人比如Adam Back,Nick Szabo可能会想找到一个更优雅的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认为比特币中的采矿系统是浪费资源,很多算力被浪费了 - 机器应该是用来解决问题,这就像社会一样。”


“所以早期这些加密货币的先驱和都在相互竞争吗?”


“是的,但这不重要。”


D a v e  K l e i m a n 


Dave Kleiman是Wright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人,他跟Wright一起做好了中本聪的工作。他们在网上认识:参观了相同的密码学论坛,从2003年开始保持联系。两人都对网络安全、数字取证和金钱未来感兴趣。


Kleiman是一名热爱运动和快速生活的退伍军人。他身高五尺十英寸,体重200磅,住在佛罗里达州里维埃拉海滩。从1986年到1990年,他成为了一名陆军直升机技术员。后来还为国土安全部队和军队做过计算机都取证工作。不久他升职成了棕榈滩郡警长办公室的副手。1995年,28岁的他不幸发生了一场摩托车撞车事故,在此之后,他只能躺在轮椅上。Kleiman是一名吸毒者,有消息称他非常喜欢在线赌博和各种非法活动; 有证据表明他与暗网“丝绸之路”有关。车祸发生后,只能坐轮椅的他更专注在计算机上,并成立了一家名为Computer Forensics LLC的公司。


直到1999年,Napster出现后,“点对点共享”这个名词开始被早期互联网的真正信徒所熟悉,用户再不需要中央服务器就可以通过互联网共享音乐文件。Napster以友好的用户界面为大众带来了文件共享,旧版权和旧收入模式在一夜之间过时了:人们不再购买CD; 年轻人都通过互联网获得音乐,原本的音乐产业链不是颠覆自我,就是走向死亡。


Wright最早与Kleiman的谈话就是关于文件共享。2007年,他们一起编写了一份关于黑客攻击的学习指南。


Wright说:“我曾经不太喜欢他的想法。虽然我数学相当好,但我不擅长与人相处。” Kleiman可以忍受他的脾气,这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的。他们开始讨论如何在其他领域使用Napster点对点共享的想法,同时解决密码学中的一些旧问题。


“那么中本聪的想法是如何形成的呢?”


“区块链是作为分类账本的概念出现的。” 他说, “但是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它需要分发,但在之间要确保人们不会串通 。你不能相信人性,但需要通过激励人们遵守规则。就像亚当斯密所说的那样:社会规则不是通过善良控制的,而是每个人都有私欲,都关心自己的家人。’利己’这只看不见的手控制着社会的运作方式。”


我要求他用外行人能听懂的口吻来解释分布式账本,他进入了一种算术式的口头独创性思维。忽略这些,分布式账本是一个在多个用户之间共享的数据库,网络的每个贡献者都拥有相同的数据库副本。分类账本的所有增加或更改都会在每个副本制作完成后立即进行镜像。没有中央管理机构,也没有争议。


亚当斯密关于'激励'的观点也被嵌入了比特币工作方式:人们不只是购买或使用比特币; 他们也“挖掘”比特币。矿工们用他们的计算机来解决日益困难的数学问题,解决这个问题后可以比特币作为奖励。理想情况下,比特币不会被任何单一实体控制。


我把一次性白板卷起来,贴在周围。说话的时候,Wright会跳起来,将箭头、弧线和曲线将公式写在墙壁上。他妻子Ramona说,她有时走进浴室,发现他赤身裸体地站在那里,在玻璃杯都水蒸气上写字。


“你们有没有一个主要做数学的人?” 我问。


“我。”他说,“Dave不是一个真正的数学家。他所做的就是帮我简化它。“


'他知道怎么帮你简化它?'


‘我们在撰写中本聪白皮书的时候就写到了大家都说很难的地方。”


“他想让你把白皮书都语言更容易理解一些?”


‘很多地方。我们的白皮书已经很简单了。比如,论文中就没有描述过椭圆曲线这东西,也没有讲密码学相关。所以所有这些东西都在这儿。”


他指着他计算机上的一篇337页的论文,题为《The Quantification of Information Systems Risk信息系统风险的量化》,这是他在查尔斯特大学的哲学博士学位论文。“看看审计模型,分析审计失败原因,推导出它背后的数学模型,简化数学模型,然后你去…比特币论文的核心是一个基于二项式分布的泊松模型。这就是它的解决方式。”


他说,“2008年这是一个“大杂烩”世界。比特币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是对金融危机的回应。我看到危机即将到来,这是一场完美的风暴。那一年,我跟Wei Dai有沟通,他和Hal Finney之间有很多关于赚钱的好点子...... 而Hal是真正认真思考我说的话的人,他收到了第一个比特币。”


比特币很大程度上来源于Wright在2008年3月12日给Dave发的一封电子邮件。


“Dave,我需要你帮我编辑一下论文,这篇论文我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我一直在研究一种新的电子货币形式。比特币现金,比特币…你总会帮助我,所以我希望你能成为比特币的一部分。我需要你帮我把它打造成一个更好的版本。” 


Wright说他写了这些代码而Dave帮他写了白皮书。比特币协议如此完美,可以想象这项工作是非常复杂的,而且充斥着无休止的讨论。但Wright说,他们主要通过信息和电话来讨论。


Wright当时被BDO解雇,并与前妻 Lynn 同时退休,带着很多电脑一起住在麦夸里港的一个农场。Wright说,他在那里完成了大部分比特币相关工作,并且常常与Dave讨论。就这样,中本聪的白皮书《比特币: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于2008年10月31日在加密邮件列表上发布。


2008年12月27日,Wright写信给Dave:“我的妻子不太高兴,但我不会回去工作。我需要时间启动我的想法…..我们的演示文稿很好,文件已经发布出去了。我已经准备好面对人们对我们批评和攻击。这些血腥的混蛋是错误的,他们应该坚持科学并且度那些政治化废话嗤之以鼻。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来写我的论文,我需要你帮我建立这个想法。” 


Wright说,他经过多次尝试才让这个协议启动并运行。从2009年1月初他开始测试协议。


“那是真正金钱开始滚滚而来的开始。”


区块链中的始发块 - 可记录每次交易的文件 - 称为创世纪块。


“实际上有好几个版本的创世纪区块,我们失败了几次,最后创世纪区块没有崩溃,我们成功了。” 


于是,Hal Finney在第9块收到第一笔比特币交易,这是加密货币历史性时刻:第9块永远显示了中本聪于2009年1月12日发送给Finney 10个比特币 - 这是第一个我们知道中本聪对外发的交易。


中本聪在同一天还发送了其他四笔交易。Wright说这四个收币地址属于“Hal,Dave,我自己”,而另一个我不能说,因为我没有权利这么做。” 


在这段时间里,Wright与Wei Dai、比特币社区领导者的Gavin Andresen、对比特币发展方向有想法的Google工程师Mike Hearn通过邮件交流。然而,当我要求看中本聪和这些人之间的电子邮件副本时,Wright说当他从ATO跑出去时已经被删掉了。这看起来很奇怪,即使有一些电子邮件丢失了,应该还有部分会保留。他可能觉得神秘会比过去被众人所知更有趣。


Wright给Dave的电子邮件表明,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开始挖传说中中本聪拥有的那百万比特币。“我在游戏和银行方面有几个潜在客户。”他写信给Dave。“我想我可以每周工作10到15个小时,成立一个咨询公司来购买需要的机器。如果可以实现代码和监控的自动化,那么我的生产力可以提高一倍,而且还能提供比其他人更多的功能……机架在Bagnoo和Lisarow。我想我们可以每月安装100个台,到后来500台左右。”


那一天Dave回复并确认他们的契约。“Wright,比特币改变了十多年来的模式,彻底颠覆了那么多学者的研究工作。你真的觉得他们会乐意接受比特币吗?不会,所以你尽量不要太把评论放在心上。金子总会发光的。下次你需要给我一份会议记录,你知道我身体不太好,旅行过来一起讨论开会对我来说并不容易。” 


Dave附了一张自己在佛罗里达州里维埃拉海滩的小型牧场的房子里日夜坐在电脑前的照片,有种苍白的病态。写完最后一封电子邮件后,Dave在医院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们约定在2009年3月11日在佛罗里达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见面,Dave写信说他对与Wright一起喝酒感到兴奋。


会议那天,Wright和Lynn 住在迪斯尼的科罗纳多温泉度假酒店,Dave从他的定制面包车上下来,带着灿烂的笑容走进酒吧,像Dave这样既是兄弟又是喝酒的好伙伴还是志同道合的热爱计算机的朋友是Wright从未有过的。


连Lynn都不知道他们那天在说什么。


Lynn说她的丈夫很欣赏Dave。Dave热爱生活,有一颗聪明的头脑,这个像Wright,但他有一个温和的灵魂。她记得奥兰多会议:“我们在一家酒吧见面。他是一个三十或四十出头的年轻男人,留着棕色的头发和小胡子。”Wright沉浸在自己对Dave的怀念中,说:“我从未见过任何人跟他一样,我很想成长成像他一样的人。”Dave让Wright变得更柔软,他们一起写了很多东西。


“我从来没有见过Wright这样对其他人。当他有点迷茫的时候,他就去找Dave聊。我知道他想成为Dave这这样的人,虽然他知道不可能。”


“是因为Dave的性情吗?”


“是啊。Dave一直对他很好。这让他害怕会失去这样幸福的生活。”


当Lynn被问Wright是否是一个有缺陷的人,“是的。”她说,“他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他知道自己在工作上做得很好,但待人接物却一直做不好。”她盯着她的杯子。“当我们在农场时,当我想找四叶草时,我我一直都找不到,但Wright就能轻轻松松找到三个。”


在2011年年中,中本聪突然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


除了后来发了一两封谴责假中本聪的电子邮件外,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中本聪的消息。


听说网络警报密钥的控制权已经在此时传给Andresen- 拥有这个密钥的持有人能够成为比特币社区的领袖。


就在那时候,2011年9月10日,Wright给Dave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我不能再做中本聪了,中本聪最好是神秘的。在真实世界里所有人都无视我的讲座和观点。Dave,我讨厌我的假名比我想象中还受欢迎。”


出于某种原因(可能担心税务局ATO),Wright于2011年6月成立了一个信托基金,名为“郁金香信托基金”,并要求Dave签署一份协议,在协议中声明Dave将持有1,100,111比特币(当时价值10万英镑,现值约8亿美元)。


其中,并没有证据表明Dave曾经有过这一数额的资产。另外,还有一个单独的协议:Dave收到了350,000比特币,并且这笔交易已经完成。“到2020年1月1日,所有的比特币都将还给Wright博士。”信托文件中说。


Dave签了文件。“你是不是疯了,这很危险。”他在2011年6月24日给Wright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这可能会窥探到某些非法行为。


“但我坚信我们正在努力做的事情是正确的。” Wright感到了困惑,他既想要名利,又拒绝承认,一边渴望得到他认为应有的承认,一边声称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回到他的办公桌前。


“有一群人爱我的秘密身份’中本聪’却讨厌真实的我。”


他于当年10月23日写信给Dave。


“我写了数百篇论文,但中本聪只写了一篇,而且这只是一篇血腥的论文,我不能将自己与我(中本聪)联系在一起!我厌倦了所有这些事,厌倦了学术攻击,厌倦了税收监督。厌倦了这些鬼把戏,比如出海。”


Wright和Dave之间的秘密也许永远不会真相大白。


每当被问及Dave和金钱时,Wright通常会沉默。


当提到中本聪时大多数人先要问的是他所谓的比特币囤积:中本聪发明了比特币,创建了创世区块,并从一开始就在挖了比特币,那么Wright和Dave的比特币在哪里?


我看完这些电子邮件后,似乎稍微清楚了一点,但是在与Wright交谈了数十个小时过程中,他从未正确地告诉我他开发了多少比特币。他从没完全说明他和Dave之间发生的一切事情。他说这很复杂。


2014年2月26日,澳大利亚税务局(ATO)与Wright的澳大利亚公司的代表会面,根据会议记录,Wright公司的代表John Cheshire详细介绍了Wright和Dave之间的财务合作情况。


Wright和Dave成立了W&K信息防御有限责任公司(W&K),这是一家开采比特币的公司。其中一些比特币被放入塞舌尔信托基金,另一些在新加坡的信托基金里。


据Cheshire说,Wright已经获得了大约110万比特币。当有一段时间他有大约所有比特币中的10%的资产,Dave先生也会有类似数额的资产。”


Wright说,他和Dave的采矿活动导致了一个复杂的信托问题,关于信托问题一直含糊不清:不仅包含有多少信托,还有受托人的名字,以及信托的日期。唯一一致的是Wright曾经说过的比特币数量有110万。


他说,如果没有(几个)受托人的同意,他的比特币现在不能移动。他还表示,Dave已经获得了350,000比特币,但没有移动它们。他把他们放在个人硬盘上。


Wright还在英国成立了一家空壳公司。“我知道你想要什么,而且我知道你有多不耐烦。”Dave在2012年12月10日写道,“但是,我们需要这样做。如果你失败了,你可以重新开始。”


 Dave可能指的是他们挖矿并储藏比特币。但是他显然担心Wright处理所有这一切的能力,以及Wright对税务局的态度会把事情越搞越糟。“爱你兄弟。”他补充说,“但你是一个非常难以接近的人。你需要跟人在一起,不要推开身边的人了。现在你在信托里有超过100万比特币。你应该为你自己和家庭多关照关照了。”


到了2012年底,Dave身体不行了。截瘫病人很多,褥疮变得越来越严重,已经无法抵抗感染了。


Dave常常进出医院, Lynn不知道他的生活是怎样的。“ Wright告诉我Dave有女朋友,但承认他对他的生活并不了解。”像Wright和他的第一任妻子一样,他们在聊天室中相遇。他们在肉身中见面的次数不超过六次。


Dave似乎日夜都在电脑前生活,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也越来越孤立。


2013年4月27日下午6点过后,一个朋友试着联系他好几天,却发现他已经死亡。


他坐在轮椅上,身体靠在左边,头靠在手上。他身边的床上有一把0.45口径的半自动手枪,一瓶威士忌和一个装满子弹的杂志。在离他坐的地方几英尺的床垫上,发现了一个弹孔,但Dave却因冠心病而亡。他的血液中含有处方药,并含有适量的可卡因。


“我们从来没有真的认为’我们制造了中本聪’。”Wright曾经告诉过我,“这很好,它成功了。这很酷。但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影响会有多大。“


“你们之间有没有谈过中本聪后来会变成怎么样?中本聪会成为一个权威吗?


“我们当时只是觉得这很有趣。”


Wright停顿了一下,摇摇头,然后转了话题。


“我爱Dave。”他说,“我会更多地去看他。我会更多地与他交谈。我会确保他有足够的钱去一家像样的医院。我不认为他有权选择不告诉我。”


“他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俩都没有钱,没有法币。我们在哥斯达黎加的一个交易所 Liberty有钱,但美国人因为洗钱行动把它关闭了。Dave在他的硬盘上有许多比特币。大概是35万。”


“希望会......”


“那时候比特币不值那么多钱。在比特币价格上涨25倍之前,Dave就去世了。”Wright伤心地不停擦眼睛,摇头。


他强调了人们从未理解中本聪的压力:长久以来,比特币并不值钱,他们经常需要钱来维持整个运营。他们担心把手中囤积的比特币大量卖出会砸穿市场并让货币贬值。


Wright和Dave的共同之处在于把创意变成了现金路上遇到了点问题,并一直被债权人追逐。Dave去世时就像一个失败者。他家里没有人有他电脑上比特币地址的秘钥。在他去世后,他的家人没有对他的遗产开启遗嘱验证,因为他们认为它没有价值。


我 是 中 本 聪 


当Wright被问小时候练习了什么武术时,他的答案是:“我确实练过一些。包括咏春、谭苍泉、郭叔、段达、醉拳和龙凤。我也掌握了泰拳、健宝、跆拳道和空手道。我从空手道和忍术开始。“ 


跟他的大多数事情一样,事实并非如此,这只是自我怀疑,并且掩饰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事情。这是说真话的恐惧引起了自我怀疑,但它不同于谎言。


Wright的母亲说她儿子长期以来都有为真相添砖加瓦的习惯,只是为了让真相变得更丰满。“当他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时,他骑着自行车撞到了汽车并摔进了汽车的窗户。他妹妹陪着他到医院,他告诉医生他的鼻子破了二十几次,医生说:“这是不可能的。”Wright说:“我受伤时都是自己缝合伤口。”


我注意到,在他所说的话中,他经常比他需要的更进一步,比他应该做的还要多。他似乎在讲真相,然后慢慢地,他会夸大他的部分,直到整个故事突然变得不真实。


nCrypt小组打算举办中本聪证明会,并在PR公司的帮助下组织一系列活动,旨在让中本聪公开化。原计划是由《伦敦经济学院》来主持专家们来讨论中本聪的证据与发现的,但有人将信息泄露给了《金融时报》,后者在3月31日发表了一篇文章。


《金融时报》博客作者Izabella Kaminska写道,“经过近四个月的沉默,比特币社区里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个故事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骗局 。我们向媒体和其他机构提供有关Wright作为中本聪的即将”大曝光“的方法。”她的信息来源显然是项目内部。她写道:“Wright将公开使用中本聪的秘钥,来证明他的身份。” 


MacGregor很生气,解雇了LSE。但是,这些信息中最重要的是让Wright使用中本聪的私人加密密钥与比特币社区的主要成员进行会话。比特币基金会前负责人Jon Matonis和最受尊敬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Gavin Andresen也会参加。


就在举办这些活动之前,我在四月份向 Wright询问了安提瓜发生的事情。“我们讨论过整个公关策略,确实是这样的。” 他谈到了Matonis和Andresen, “他们之后会参会。我喜欢曝光吗?不,我无法选择,去年我处于两难境地。”  


Wright很清楚地表示他不会公开使用中本聪签名。但可以在家里为Matonis、Andresen和我使用中本聪原来的一个区块的私钥签名,这可以证明他就是中本聪。


我们制定完这个中本聪身份证明计划,Wright让我去他的办公室听他新想出的一种时间加密方案,他想把它添加到专利申请清单中。我听不太懂,他在某些领域的专业知识令人惊讶。


密码学领域一直是饱受争议的地方。在如何推进比特币的问题上,社区就有几派人持不同意见争论不休。


在中本聪消失之后,这个社区就没有精神领袖来主导了。主持整个社区的重要任务落就落在了普林斯顿毕业生Gavin Andresen身上。大家都认为Andresen是比特币世界中最具头脑的思想家,后来他就逐渐成为了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


Andresen在早期一直在线上接触中本聪,并把他们的谈话记录了下来。中本聪身份证明时,他大概会问Wright几个只有中本聪才能回答的问题。


十二月,《连线》杂志猜测Wright可能是中本聪后,Andresen表示他从未听说过Wright这个人。但在次年4月初他第一次与Wright通信后,他就开始相信Wright是中本聪了。


有一次,Wright给他发了两封电子邮件,一封是他自己的方式写的,另一封是基本相同的内容,换成了中本聪写法。他们在邮件里讨论了数学、发明的历史以及现在面临的一些问题。一周之内,Andresen便对Wright非常信服,他登上去伦敦的飞机,并准备找Wright用中本聪原始密钥给他签名。


一夜之间,Andresen乘坐飞机穿越了大西洋,于4月7日上午11点抵达考文特花园酒店。


当Wright出现在酒店时,Andresen发现他是个话唠,“虽然我有一点时差。”但他写道,“我不得不阻止他深入他的数学证明是否与比特币验证块有关。”


MacGregor看到Wright进入会议室时有点情绪波动。“向你和我证明他的身份是一回事,但向比特币社区证明是另一回事。”他知道社区都会相信Andresen。所以,开会前Andresen对MacGregor说 :“我很熟悉Wright在电子邮件交换中使用的一些短语,看起来就像他以前曾经接触过的中本聪。”


他们谈到了比特币和一些替代项目的未来,Wright和Andresen开始在纸上画逻辑架构,Wright正在用他的笔记本电脑访问某些地址,Andresen问Wright一些有关于信任、中本聪的比特币持有量以及发生在他们身上事情的问题。


其中,第一个问题是:“如果他是中本聪,他不应该非常非常富有吗?”Wright解释说他的公司持续运作、研发和超级计算机的投入需要巨大资金。


大约下午5点30分,他终于登录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并且用中本聪的私钥签署了一条消息并进行了验证。Andresen看着,那时房间里的一些人认为他的肢体语言已经改变了:他似乎对眼前这种情况感到敬畏,他伸手拿出一个全新的U盘,又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我需要在我的电脑上做测试。”Andresen 称Wright的笔记本电脑可以通过预安装作弊,尽管可能性不大,但为了尽职调查的完整性,他必须看到在不是Wright自己的计算机上签名。


实际上,Wright在前几个月曾多次表示,他绝不会将中本聪的秘钥交给任何人,也不允许将秘钥复制或在别人机器上使用。如果整件事情是一个夺取他的秘钥并否认他是中本聪的阴谋会怎么样?“Wright不敢想这个结果。”MacGregor也谈了Wright的看法,“他说他认为他不需要这样做。他从来不知道该如何相信人生中的人。”出于这些原因,Wright坚持自己的主张。


Andresen也坚持一定要在自己确信没有被篡改的计算机上进行验证才行。最后解决矛盾的是MacGregor,他让助手去电脑店买了一台全新的笔记本电脑。Andresen不会盲目地相信Wright的硬件,Wright也不会盲目地相信Andresen的。解决方案必须是买个新电脑。


大家都很紧张,长时间的沉默。当Wright用新电脑打开了中本聪钱包,并开始为Andresen签名时失败了,大家都屏住了呼吸。他一遍又一遍地尝试,直到Andresen想起Wright没有按照他原先想要验证的那种方式输入“CSW”后,Wright在消息结尾处写上’CSW’时,电脑显示:“已验证”。


Wright终于在一台全新的笔记本电脑上展示了他拥有中本聪的私钥。Andresen和Wright站起来,握了握手。Andresen感谢中本聪所付出的一切,Wright的眼睛里流着泪。


MacGregor后来说,“他的声音都哑了。”


当我问Andresen他认为结束中本聪的神秘是否可能会对技术有好处时,他并不确定。“一方面,”他说,“拥有一个神秘的创始人是一个伟大的神话。人们喜欢创作神话。了解真实的故事可能会让比特币对人们显得不那么有趣。另一方面,金钱并不有趣,大多数人并不理解它是如何起作用的。我很高兴看到Wright为比特币作出这么多贡献。


“ Jon Matonis也同样对这次中本聪的身份证明印象深刻,也感到欣慰。他也相信搜索中本聪的行动已经结束,他期待与Wright合作,看到专利和新的区块链创意。在诺丁山的午餐期间,Matonis认为,区块链这项技术将改变世界。其中一位科学家说,“这不是比特币2.0。这是宏伟的事情,会改变我们是谁。这是Life 2.0。”Matonis表示同意。


在我们筹备中本聪身份证明会后,Wright开始变得焦虑。他现在正面临全面的曝光。我曾经问过他是否喜欢躲在网上,他说是的,那是他的家。美好的时候,那里很明亮,拥有他所有的灵魂;但糟糕的时候,那里是最后的黑暗,充满了痛苦。


我开始相信,去年的Wright在这片平原上为自己的灵魂而战,就像埃涅阿斯,接着他可能会见到他的父亲。Wright说,他的生活一直是试图向他的父亲证明自己。凌晨时,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过度幻想的孩子。幻想他可以像中本聪一样,在伟人中占据一席之地,并忘记那个因为在国际象棋中被父亲打败的小男孩。


Seamus Heaney翻译的第六书中的Sibyl告诉埃涅阿斯:


黑暗的死亡之门昼夜开放。


但追溯你的脚步,回到高空,


这是任务,这是承诺。


只有少数人履行,


木星喜欢的神的儿子们,或者以


自己的价值荣耀的英雄。


真 假 中 本 聪


2016年5月2日,上午7点 51 分,Twitter上很安静。暴风雨来临之前,有一种奇怪的平静感。


上午8点,Wright发布了一篇博客,谈了萨特演讲的假设散列以及关于自己为中本聪的各种帖子。


同一时刻,Gavin Andresen在他的博客上发布了一个帖子。标题:“Satoshi”。“我相信 Craig Steven Wright是发明比特币的人。” 就这样开始了。


几个星期前,我去伦敦与Wright博士见面,在最初的电子邮件沟通之后,我觉得他很有可能是我在2010年和2011年初聊过的中本聪。与他相处一段时间后我确信无疑, Craig Steven Wright就是中本聪。


其中Wright做了只有中本聪才能做的密钥签名的消息的密码验证。在我亲眼目睹他在一台新计算机上用密钥签名并进行了验证之后,我确信比特币之父就坐在我的旁边。


在我们的碰面中,我看到了六年前与我一起工作的聪明、有见地、专注慷慨并寻求隐私的中本聪。他澄清了很多谜团,包括他为什么在2011年以后失踪,以及自2011年以来他一直忙于什么。但是我要尊重Wright博士的隐私,让他自己来决定他与世界要分享多少故事。


我们喜欢创造英雄 - 但是并不喜欢英雄就在我们身边。如果Satoshi Nakamoto是NSA项目的代号,或者是未来派来推动我们人类进程的人工智能,那会更好。但他不是,他是一个不完美的人,就像我们其他人一样。我希望他不被曝光风暴所影响,并继续做他喜欢的事情 - 学习,研究和创新。


我很高兴我可以握他的手,感谢他给世界创造了比特币。


同样在上午8点,Rory Cellan-Jones发了第一条推文:“Craig Wright向BBC表示自己是比特币发明者Satoshi Nakamoto,并提供了相关证据”。


一分钟后,@CalvinAyre又发布了一条推文,将Craig Wright命名为成熟的Satoshi。


《经济学人》一分钟后发布消息称Ludwig Seigele要求提供更多中本聪的证据。


上午8点9分,《4’s Today》节目播出了Cellan-Jones的报道,并引用了Wright的采访“我将要用与比特币历史上第一笔交易相关的密钥来签署信息来证明”。


2015年夏天的某个时候,“中本聪是谁?”这个秘密开始变得众所周知。


除了黑客开始攻击Wright博士和他的公司外,澳大利亚税务局也让他们觉得很麻烦。面对这些,他们每天都忙于应付。


从那时起,神秘的中本聪本人就消失了。


因为中本聪以前不仅仅是一个名字,它是一个概念,一个秘密,一个团队,一个愿景;而现在,中本聪大部分秘密都没有了,它以新的形式生活,换句话说人们心中的中本聪已经死了,中本聪是一个愿景,但Wright是一个男人。两者是不等同的……


在曝光后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Craig Wright”这几个字被搜索引擎搜索了数万次,Reddit论坛和加密货币社区也开始传播了。


“Wright还推出了一个博客,它的愿景是创建一个关于比特币的论坛,这个论坛消除了中本聪的神秘并帮助发挥他的全部潜力。他将创造一个为开发者和制作人提供该技术真实情况的空间,来鼓励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广泛应用。”


“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公关人员于上午10时03分写道。这是来自外部世界的最后一个好消息。


到了正午的时候,Wright的博客受到了质疑。一些研究人员研究了Wright写过的东西,并发现中本聪秘钥签名是伪造的,实际上是从中本聪公开可用的旧签名进行了复制粘贴。这个伪造签名的证据引起了大家的轰动。


Wright为何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呢?真的很难理解。他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他们改了我的博客文章。”他说。


他在说谎。


他之前就会撒谎,但这次撒谎得如此明显,让我觉得他简直失去了理智。


现在大家都在互联网上扒他这个“中本聪”。但他到底是怎么迷惑 Andresen和Matonis的呢?我花了几天的时间才理解到Wright的行为可能与他的角色有更深层次的一致。他从来不想被当作中本聪,因此他故意不通过鉴定。但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太像是比特币的发明者了,不可能是犯这么简单错误的骗子。


“我会解释为什么我认为他不是中本聪。”加密货币的重要人物Vitalik Buterin当天在纽约举行的比特币会议Consensus会议上发表讲话。下面的人笑了并且大喊“‘Satoshi, baby”。


一天下来,Wright的名字成了所有人的笑话。


比特币核心开发者们呼吁他立即使用创世纪块并在公共场合签署新的东西,这无疑可以证明他是中本聪的。


Coin Center执行董事Jerry Brito告诉《Daily Beast》,”我想不出一个比Wright更复杂的方式来证明自己是中本聪。”


“他没有提供公众信服的证据,他的许多回答和证明听起来都很苍白。” 曾经批评过赖特的康奈尔大学教授Emin Gün Sirer提到赖特的“元现代主义戏剧”时说。


第二天,我去MacGregor的办公室时候,发现他和Stefan坐在同一间黑暗的会议室里。他们蜷缩在桌子上,在接连遭受攻击后显得疲惫不堪。


当我问MacGregor发生了什么事。这是这六个月以来我第一次听到他说话不连贯:“Wright一直想获得受托人的同意来获得私钥……但他没有被允许移动比特币或做其他任何事情。所以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重新签署一个信息……”Stefan补充道。


Wright没有获得信托的授权,因此不能公开使用密钥或让任何人得到密钥。


MacGregor和Stefan在会议室里一连呆了几个小时,他们试图将所有事情都处理完毕。他们认为这一切仍然可能走上正轨。


MacGregor正在帮Wright撰写新的博客文章,他表示,他们将在博客上写足够的证据,并让Wright将一些比特币转账给其他人。因为转账是只有拥有中本聪私钥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所以这个证据足够有信服力了。Andresen已经同意作为这个转账中比特币的接收方。


Wright迷失在自己创建的迷宫中:他不想成为中本聪,他不想成为Wright,他也不想让自己失望。


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他同意移动中本聪的比特币,他的博客宣传了这一事实。


第二天,5月4日,星期三,Stefan在Wright的家里组织中本聪比特币转账证明会。旨在消除第一次大家的质疑。很多评论员认为这太迟了。然而Wright脸色苍白,他用电话给在纽约的Andresen通话,并告诉他他担心早期区块链存在安全漏洞,转移早期区块中的比特币会暴露他的弱点导致被盗。Andresen理解了这个问题并确认这已经被修复了没有问题。但Wright继续担心,并表示极不情愿提供最终证明。


然后,他突然离开房间,没有再回来。


第三天,他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它与一篇题为《英国执法人士暗示 Craig Wright即将被逮捕》的文章相关。文章指出,根据“恐怖主义法”,比特币之父可能会因使用比特币购买武器的人的犯罪行为而承担责任。


根据这个联系,Wright写了一个解释:“我离开,或者我去监狱。如果我证明了我是中本聪这一点,他们就会摧毁我和我的家。我是比特币创造者与恐怖分子资金的来源,或者我不是中本聪,我欺骗了整个世界。至少欺诈能够让我继续看到我的家人。在这件事情上我无能为力。”


他的形象崩坏了了。


他是一个长跑者,他在长跑接近终点的最后因为跑不到20码而失败,在真相就要呼之欲出的时候开始走下坡路。他一方面害怕被起诉,另一方面又觉得屈辱。Alan Sillitoe的“长跑运动员的孤独感”就是来自一个跑步很多的人。


“特别是远离警察”。他讨厌被人理解,觉得权威都是来打压你,并坚持他的基本隐私,认为“他们不能用X光透视我们”。


他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这意味着即使压力很大,回报诱惑很大,也不会为了权力而伪装自己。


所以他拒绝胜利。


代表冠军赛的比赛,他远远领先于其他选手,但他停下脚步,让他们通过。


在Wright的另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Andrew,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如果我要做证明拯救自己,我也会鄙视自己的。”


那天下午,他关闭了这个旨在引导加密货币粉丝进入一个新时代的博客,但留下了最后发布的一段话:


对不起。我原本相信我可以做到这一点,相信我可以把多年的匿名置于身后。但是,这周我准备发布中本聪最早私钥的证明,我没有完成。我没有勇气。我不能。当流言开始时,我的能力和性格受到了攻击。如果这些对“我不是中本聪”的质疑被证明是虚假的,那么对我还有法律上的新指控。我现在知道我不够强大。我知道我的这种弱点会对那些支持我的人造成很大的伤害,特别是Jon Matonis和Gavin Andresen。我只能希望他的信誉不会因我的行为而受到无法弥补的影响。他们没有受骗,但我知道世界现在永远不会相信。我只能说我很抱歉。


再见。


 普 罗 米 修 斯 


第二天早上我开车穿过伦敦郊区。那天早些时候,大街上空荡荡的。


Wright和Ramona坐在一家咖啡店的角落里。他们牵着手,盯着桌子。


Wright穿着Billabong T恤 - 我想起他去年12月开始逃亡时在奥克兰买的衣服。他看起来像是我在梅费尔遇见他的第一天晚上:没有剃须,缺少睡眠,脸上的疤痕更加明显,瞳孔像针刺一样,呼吸也很沉重。他眼神看起来空洞无望,双手颤抖。


Ramona在哭泣。咖啡馆的光似乎笼罩着他们的黑暗。


我与他相互拥抱,就像拥抱一个溺水的人。


他从星期一开始就没有睡过,现在已经是星期五了。


“呃,‘中本聪故事’对他们来说价值约10亿美元,”他说。


Ramona谈到了是否可能有法律风险,我问他们是否害怕被曾签过中本聪商业化合同的nCrypt起诉。


“他们说这不会发生的。”她说,“当然如果发生了……他能怎么样呢?” 


他谈到了因比特币洗钱而被起诉的男子,并表示他们可能会向他提供这种服务。


“这总是一个很大的风险。”Ramona强调。


Wright说,假如他被逮捕的话,MacGregor 打算将他转移到马尼拉或安提瓜。


“这总是循序渐进的。”Wright说,“一步一步,没有人意识到这最终会让你陷入悬崖。”


“就是这样,”Ramona接过话头,“你看我们现在陷入两难。假如你出来证明自己是中本聪 - 你就会被捕;你不证明 - 那么你就是一个骗子。所以不如做一个心安理得的骗子。”


“那么星期一写博客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问道。


“我给了他们一个错误的签名。”他说,“然后我没有纠正它,反而用了这个错误的签名。因为我很生气,我觉得没有人想要真实的中本聪,我也永远不会成为中本聪。我没有中本聪那么完美。你可以把我锁在一个房间里,我会写论文,但我永远不会变得那么完美。“


Ramona在哭泣。“他们会把我们打倒。”她说,“如果他们想要对付我们的话,他们真的会把我们打倒。”


他们谈论了Wright很久以前参与的洗钱赚钱活动。是Stefan向Wright提供这了这些活动。


“我不能再做了。”他说,“就这样。”


他们谈到了信托,但他们没有真正去解释它。Wright说这是为了隐藏比特币。“这并不意味着我未来要卖掉它们。”他说,“’问题太多了。”


“这也是保证你不能把比特币市场砸穿了。” Ramona说,“不管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能用它来支付账单。”


当我问到受托人是谁时,他们都开始沉默。


于是,Ramona开始担心我的故事。她试图强制要求我。她开始告诉我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


“我想写下真相。”我说。


她说我知道得太多了。如果我写下我所知道的一切,Wright就会进监狱。


我惊呆了。


在这个故事中,每个派别的人都对我说过很多事情,我会选择不写下来。他们不仅谈到彼此的事情,还谈到商业安排和对过去一些未经证实的指控,以及我现在所知道的事情。但是我从一开始就在写这部纪录片的内容,现在他们告诉我这些记录关系甚广,我的故事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威胁。


Wright突然显得非常沮丧,他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中。


“英国人也有他们的关塔那摩湾。”他说,“我要是进去了,我永远不会写信,我永远也见不到任何人。我会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我甚至不会有笔和纸,我不会再见到我的妻子。我永远不会看到……’他抽泣着,显得伤心难过。“我永远不会再写信了。”


“不会这样的。”Ramona安慰他。


我建议他们聘请律师,可能对他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可以有一些好的建议。


而Ramona说律师太贵了,这些案子涉及了数百万美元。


Wright谈到了去年中本聪被提名为诺贝尔奖和图灵奖,比特币社区的人希望中本聪能够出现并获得认可。他表示公开出现并不符合他的兴趣,而是出于其他人的利益。

“我不在乎人们是否喜欢我的工作。”他说,“我只需要做我的工作。只有我工作时候我才能保持明智。”


“我希望他的名声得到兑现,但我不知道这是否可能。”Ramona告诉我。“如果你能按我建议中说的写,那你就这么写;是否能这么写都取决于你。如果你说你知道他是中本聪,那么我们就会遇到麻烦。如果你说你对他是否是中本聪持有怀疑态度,那么他看起来像个傻瓜。“


Wright说他已经提交了所有这些专利,其他人都是从他那里拿到的,“不仅仅是Dave”。


“你是什么意思?”我问,’“不只是Dave?”’


“我的意思是我写了这些专利。”他说,“这意味着我知道这一切。”


“你能和Matonis 或 Andresen谈谈吗?” 我问。


“不。”Ramona说,“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和我们沟通。”


“我认为你应该去寻求一些关于危机管理的建议。”


“去谁那里找?”


“去找治疗师。”


“我们没有时间。”她说。


我和他们一起走回家,他趴在沙发上,望着天空,走开了。

“他的心理健康已经完蛋了。”当他走出房间时,她对我说,“如果他进了监狱,他会自杀。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呆着。”


当他回来时,他的脸色似乎比以前更苍白。“这完全是因为我写了代码。” Wright说。“不是因为我吹了什么牛,都是因为我写了代码。”


“我很好奇,如果你是一个骗子……这个骗局持续下去有多难?“


“这会是人类历史上最牛的一个骗局。”Wright说。“我发明了一种新的金钱形式。在我之前,有谁见过与政府没有任何关系的钱?又有谁真的成功了?’


“你的意思是发明比特币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是的。突破时代的创造永远是普罗米修斯。”他说。


各个革命来临之时,都有一群先锋者。有些先锋者能够获得巨额回报,但大多数先锋者成为了革命的燃料。


区块链革命作为技术革命,与互联网不同的是它是一个价值互联网,把互联网的整个价值金字塔倒过来了。在区块链中,代币(token)所带来的经济激励模型,为底层协议赋予了极高的价值。


我们都以为中本聪应该是全世界最富有的男人之一。


然而,Wright,这个最像中本聪的男人却说发明比特币这件事是普罗米修斯?


普罗米修斯,在希腊神话中,是提坦神族的神明之一,名字的意思是“先见之明”。他与智慧女神雅典娜共同创造了人类,并教会了人类很多知识。当时宙斯禁止人类用火,他看到人类生活的困苦,帮人类从奥林帕斯偷取了火,因此触怒宙斯。宙斯将他锁在高加索山的悬崖上,每天派一只鹰去吃他的肝,又让他的肝每天重新长上,使他日日承受被恶鹰啄食肝脏的痛苦。然而普罗米修斯始终坚毅不屈。


几千年后,海克力斯为寻找金苹果来到悬崖边,把恶鹰射死,并让半人半马的肯陶洛斯族的喀戎来代替,解救了普罗米修斯。但他必须永远戴一只铁环,环上镶上一块高加索山上的石子,这样宙斯可以自豪地宣称他的仇敌仍然被锁在高加索山的悬崖上。


在普罗米修斯那里,创造就意味着冒犯上天,冒犯上天就必须赎罪。


“凡人类所能享有的尽善尽美之物,必通过一种亵渎而后才能到手,并且从此一再要自食其果,受冒犯的上天必降下苦难和忧患的洪水,侵袭高贵的努力向上的人类世代。”


也许比特币这样完美的电子货币,史无前例的创造了信任,在真正的革命到来前,都是要历经种种磨难并且行走在灰色地带的。


就比如最有可能是中本聪的三人组:Wright,Dave以及另一个Wright没有说的人(很有可能是Hal),并没有受益于发明比特币带来的巨额财富。他们中一位Hal很早就得渐冻人症去世了,一位Dave也在2013年意外去世,他们家人当初并不知道其比特币的秘钥也没有重视。而Wright则陷入不是被捕就是无法成为中本聪的两难之中,饱受攻击。


中本聪就像是普罗米修斯,为了创造而赎罪,令人唏嘘。


阴 谋 还 是 阳 谋 ?


“中本聪”是永远讲不完的故事。


这不,为了创造而赎罪的澳大利亚版中本聪,Craig Wright,我们故事的主人公,


这几天又陷入麻烦了。


2018年2月14日,Dave的弟弟Ira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将Craig Wright起诉,控告Wright伪造合约倾吞Dave的遗产。


Ira不太明确中本聪是Wright还是Dave,还是他们两个人。但无可否认,Wright和Dave都从比特币发源时就参与了,从2009到2013年,他们两人都积累了巨额财富。


2013年4月,仅仅在比特币进入主流视线前几个月,Dave去世了,家中对他参与比特币创造之事毫不知情,也不知道Dave与Wright已经积累了数量惊人的比特币。 


当知道Dave的家庭和朋友对此完全不了解后,Ira认为Wright阴谋策划想剥夺Dave的比特币,以及某些与比特币技术相关的知识产权。作为这个计划的一部分,Wright伪造了一系列的合同,将Dave的资产转移给Craig以及他控制的公司。Wright将这些合同的日期超前签署,在合同上伪造了Dave的签名。



文件上的电子签名与Dave的电子和亲笔签名大同。电子签名是通过一个叫做Otto的网站生成的签名副本,网址:https://www.wfonts.com/font/otto。当Ira问Wright这一问题时,Wright承认签名是由计算机生成的,但声称还有其他方法证明这一信息的真实性。


在Dave在2013年4月26日去世后不久,Wright联系了Dave的弟弟Ira. Wright透露他和Dave合作创建了比特币,一起挖矿,并且创建了一个有价值的IP。但是他声称Dave签署了一份声明将所有这些财产用来换取一家澳大利亚非经营性的公司的股权。Wright被还告诉Ira,他可以在几个月内卖掉Dave在这家公司的股权。 


Ira认为这是一个谎言,Wright误导了澳大利亚税务局(“ATO”),因为之后这家公司就倒闭了。 


在2015年末突然到Wright家里调查后,就如这个寻找中本聪的故事开篇那样。Wright逃离了澳大利亚,前往伦敦,之后他一直过着富裕的生活。


在2016年5月,他公开声称他自己是比特币的缔造者。Wright目前在nChain公司当任首席科学家,nChain是一家英国公司,是区块链技术研究和发展的全球领导者。


迄今为止,Wright没有将任何属于Dave的挖矿所得比特币和知识产权还给Dave。


案件卷宗一出,“寻找中本聪”似乎越来越接近真相了。


不管Wright是否伪造合约倾吞Dave的遗产,可以肯定的是Wright和Dave拥有数百万枚比特币。并且按照Wright的往来邮件、合同,私下里通过中本聪秘钥签名与Matonis和Andresen产生信任等种种表现来看:


Wright就是中本聪的一部分。


大概率就是像他说的那样,


是Wright,Dave和另一个人。


Wright在twitter上也转发了自己被告窃取Dave资产的推文,有人问为什么?


Wright在下面淡淡地回复:“Greed."  


贪婪?


令人不解的是他说的贪婪是指Ira还是他自己。


我们寻找的中本聪在早些年来拥有着100多万个比特币,但一个都没有卖。


就像Wright,在公司经济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动比特币。


他和Dave,在最初就决定要持有早期挖的大量比特币,他们害怕一旦大量换成法币就可能砸穿市场,不利于市值维护。


Wright说过,这些比特币他只有在未来会在不影响市价的情况下慢慢出售一部分,用来做对于区块链研究的支撑。


也许,当初不知道比特币也没发现其价值的Dave家人获得比特币之后会大量换成法币,影响整个比特币社区呢?


与其猜测Wright是否欺骗了世人某些中本聪故事的细节,我更愿意认为他们是为人类创造而赎罪的普罗米修斯。与现在算力共识与代币价格逻辑本末倒置的ico相比,中本聪专注矿工与社区激励与共识本身,为了创造社区信任做出了巨大牺牲。他们为了兴趣而创造,为了共识而贫穷。


他们创造了一个新世界。

文章来源:

     收藏

登录 | 注册  后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十问币圈
金牛财经APP
最新资讯
快速掌握
项目评测
免当韭菜
深度问题
预测发展
发现
区块链无限可能
尽在金牛财经APP
金牛财经APP
扫码下载推送和解读
最深度的行业资讯
金牛财经公众号
扫码关注推送和解读
最深度的行业资讯
返回顶部